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站栏目 > 学术动态

著名学者强乃社来我院做“后殖民批判视野下的地方理论”讲座

作者:赵精兵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7/9 11:52:45           

7月6日晚18时30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著名学者强乃社研究员光临文化与价值哲学研究院,以“后殖民视批判野中的地方理论”为主题与我院师生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座谈。座谈由我院刘进田院长主持,我院专职研究人员、马院院长魏奇、马京平和西北工业大学两位老师张云龙、黄琳等近20人参加了此次座谈。

强乃社研究员首先指出当前中国学者在国际上发声的需要——说中国的事情;然后进入正题引出了后殖民批判理论,随后他讨论了在当前空间、城市研究中回到地方的必要性——空间研究要落地。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寄居、客居而不是栖居,所以我们没有乡愁,这是精神殖民的后果。

首先,他指出东方学是西方人眼中的东方,不自觉地带有殖民者的态度,因此应该像萨义德说的那样让没有说话的人出场。其次,他指出地方(location)应该是指地方状态。在霍米·巴巴看来文化都有其地方性,移民、难民问题会引发跨地方研究。他强调。我们很难像波德莱尔、本雅明那样欣赏大都市,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难民,穿梭于三个世界中的第四世界。再次,他讨论了马克思眼中的亚细亚生产方式。斯皮瓦克认为马克思的说法应该是一种建构,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应该注重本地信息提供者的地位。他还提到将他者理论化的法农,将地方理论化的多林·马西,认为后者对于地方研究意义重大。最后,他讨论了中国作为一个地方的可能性,他认为这很难,但是应该努力做出尝试,地方不能被普遍化,文化具有地方性(placement),但不像大卫·哈维说的那样是地方束缚(Placebond)。

随后的讨论非常热烈,主要围绕地方与文化、技术、语言、境界展开。最后刘进田总结指出,今天讨论的是重要的前沿问题,文明主体性问题。命运-理性-技术是一条线。技术不仅要钱而且要命,逼迫地方地思考、命运地思考、甚至境界地思考。